叫我Samye吧

dont rail anything that you met

被闹钟叫醒再被闹钟提醒睡去,人干事

疯狂的臆想

边城诗社:

文/陈毅非


你闯入我的世界 
万物都因你而凋谢
所有过往或许已经终结
任凭我在风中摇曳
悲伤都自己吞咽
把所有的爱奉献
转过身 你终于不再留恋
好几遍 我还是盼望那怀念
或许你 曾有更多人挂念
可是我 只有唯一的你奉献
时光流转 沧海桑田
只剩下孤单单一个人 
想要抓住那一缕
或许早已消散的云烟

-以此致歉那六天的疯狂- 

  每一次听这首歌都会眼睛红。

  感觉像横亘了万年和千里的情话,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,对着我的耳朵说着这句话。温柔得让我想把它们偷偷地藏起来,塞在我的枕头里。这样每天晚上我都能听见了。

  这里很久没有下雨了,昨晚的大雨刚刚开始倒是声势浩大,3点多辗转过来再也没有睡着。等这场雨等了很久,竟然刚入夏的重庆连雨都是奢侈。南方的春雨淅淅沥沥,似姑娘们打翻了花洒。而这场雨却像迟暮的老人,缓慢的用瓢不舍的抛出滴滴雨珠来。爬下床打开窗沁人的寒意让你有点欣喜。雨是天空的情。


  晚上听见了...

茶勺

无恙:

文/无恙


认识你的那一天,我以为
我已经用尽所有的运气
遇见了一切的美好


你离开的那一刻,我知道
我曾倾尽一片海的情感
用来讨好一个茶勺

The way from school to home with bro.

1 / 2

© 摇不了就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