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Samye吧

  每一次听这首歌都会眼睛红。

  感觉像横亘了万年和千里的情话,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,对着我的耳朵说着这句话。温柔得让我想把它们偷偷地藏起来,塞在我的枕头里。这样每天晚上我都能听见了。

  这里很久没有下雨了,昨晚的大雨刚刚开始倒是声势浩大,3点多辗转过来再也没有睡着。等这场雨等了很久,竟然刚入夏的重庆连雨都是奢侈。南方的春雨淅淅沥沥,似姑娘们打翻了花洒。而这场雨却像迟暮的老人,缓慢的用瓢不舍的抛出滴滴雨珠来。爬下床打开窗沁人的寒意让你有点欣喜。雨是天空的情。

  

  晚上听见了这个夏天的第一声虫鸣,宿舍的姑娘们都怕蚊虫,喷起花露水来就像是玩闹似的。

  不知道为什么,手边是喝完的茉莉清茶、脚下是舒适的人字拖、耳边是stewart mac的I Love You,脑里却是那个心爱的吉他放在宿舍被砸烂后却一声不吭的少年。那时手里握着手机、手边是牙刷杯、耳边是宿友因为快要熄灯而吵闹的嬉戏声。

  现在才发现,原来我欠了这么久的一句对不起,和一句已经没有人情味的我爱你。

  

评论

© 摇不了就滚 | Powered by LOFTER